荔枝app播放没有声音

几人一直聊到下午三点多,秦烨从正院跟陆老爷子和陆明瑾说完正事回来,这才抱着孩子上了车,林千叶等人也各自回家去。

不过路上,苏玉儿给她打了个电话,“拂桑,刚才有些话我没说,这会儿你方便吗?”

“嗯,方便,你说吧。”

苏玉儿斟酌道,“如果可以的话,能不能把我哥和莲馨的事尽早办了?”

“怎么了?”陆拂桑关切的问了句,继而又笑着打趣,“是不是你迫不及待的想嫁给楚凤了?这才催着你哥赶紧结婚?”

苏玉儿嗔了声,“才不是呢。”

“那不然呢?”

“我是怕……夜长梦多。”

闻言,陆拂桑就懂了,陆明泽和李倩也好,她哥跟楚凰也好,本来都是情投意合,水到渠成的事儿,但后来都或大或小的经历了些波折,如果不是有秦烨背后推了把,只怕这两对都得散了。

所以,苏玉儿有这方面的担忧也实属正常。

“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哥的?”

“唉,是我爸的意思,他看的比较长远,我哥榆木脑袋,他总觉得缘分自有天注定,是你的总是你的,命里没有也莫强求,如果没人捣乱他这么想倒也罢了,偏现在……”

会拉小提琴少女白瓷肌柔美温馨写真

陆拂桑神色凝重起来,“嗯,明白了,你父亲顾虑的对,我回头就问。”

“好,谢谢你啊,拂桑,我对自己跟楚凤都不忧心,就是着急我哥,实在是他那性子,唉,一言难尽,好不容易跟莲馨看对了眼,我真怕他错过了,那他这辈子只能当单身狗了。”

挂了电话,陆拂桑没急着问陆莲馨,而是看着秦烨道,“你说,如果他们想破坏苏少雍和莲馨的话,会从哪方面下手呢?”

俩人都活的太干净无私了,想在他们身上做文章都找不到突破口。

秦烨想了想,沉吟道,“用对付明琅和楚凰的办法肯定不行,那么就只有从两人的安上下手了,就像当初对陆明泽那样……”

陆拂桑不由蹙眉,“莲馨身边有陆家的人保护,苏少雍那儿我当初也从桑天派了个保镖过去,如果他们要对俩人下手,只怕不容易,除非他们疯了,搞出大动静了,那就给你把柄了,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傻吧?”

“你分析的倒也有道理,那依你看呢?”

陆拂桑按按眉头,“我也说不好,不过按照一般的套路,想破坏两个人的感情,最好用的办法就是给他们安排个第三者进去。”

闻言,天枢兴奋的附和,“对,这招虽然损,但简单有效。”

秦烨凉凉的瞥他一眼,“简单有效?你觉得陆莲馨和苏少雍,哪个是朝三暮四、水性杨花的人?他俩要是那么不靠谱,干脆现在就散。”

天枢噎住了。

他俩确实不是轻易能被外物所惑的人,但如果暗中使手段呢?

秦烨也想到了,眼神微寒,“如果他们真有这个打算,那么最先想到的人一定是苏少雍,比起陆莲馨,苏少雍性情耿直迂腐,容易遭人暗算。”

“那我再从桑天多派几个人去保护他吧。”

“嗯,也好,有备无患。”

说定了这事,陆拂桑就给陆明泽打去电话,他没有意见,反正他跟李倩的婚事也都已经定下了,现在陆莲馨出嫁也不没什么不妥。

得了他的点头,陆拂桑这才跟陆莲馨说了,陆莲馨听完后,却是沉默了。

“怎么了?莲馨,难道你不愿意?”

陆莲馨苦笑,“这不是我愿意不愿意的事啊,四姐姐,我能理解你们的好意,怕有人从中作梗,所以想把婚事提早办了,以免多生事端,可,可结了婚就能万事大吉了?”

陆拂桑心里一动。

陆莲馨继续道,“如果对方就是打定主意想破坏几家的关系,即使结了婚,他们也能做手脚,到时候,一张结婚证保证不了什么。”

有了裂痕,就算是夫妻,心也离了,又怎么会共进退?说不定,会比没有婚约束缚时带来的伤害更大,反目成仇都有可能。

陆拂桑默然半响,叹道,“你说的对,早早的让你们都结婚,其实解决不了本质上的问题,反而会留下很多后患,更甚者,是悲剧。”

“四姐姐,你可别想多啊,我不是怪你的意思,陆家跟秦家的关系已经牢不可破,这点毋庸置疑,楚家和秦家的关系也是固若金汤,没人能插进手去,李家也是秦家的后盾,所以,我哥跟李倩,你哥跟楚凰,他们是一定要在一起的,即便将来婚姻生变,也不会影响到几家的关系,也就是说,大局是这样的,但我跟苏少雍就不同了,苏家跟秦家没有太密切不可分的关系,我俩不成,也不影响苏家的立场,可若是我俩成了,才会给有心人使坏的机会,那么万一整出什么事来,苏家如何自处?我又情何以堪?”

这番分析下来,陆拂桑背后都生出些汗意,“莲馨,还是你看的透彻,我们差点好心办错事……”

陆莲馨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我明白,是玉儿提醒你的吧?她是关心则乱,你是当局者迷。”

“你就不是当局者了?”陆拂桑好奇的问。

陆莲馨苦笑,“跟苏少雍这样的人谈恋爱,我想当局者迷都难。”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商#城@中@文网更新速度最快,赶紧来商城阅读!w#w##t;

二更 荣辱与共

***

跟陆莲馨打完电话,陆拂桑的心情不由有些沉重,秦烨知她所想,见她这样,毫不犹豫的把姐弟俩一个给了陆清玉,一个给了开阳,然后空出怀抱,把她搂到胸前。

陆清玉倒是神色平淡,她抱孩子抱习惯了,驾轻就熟。

可开阳就傻眼了,浑身僵硬,一动都不敢动,幸好抱的人是秦贝,很安分,只是睁着眼肃然的瞅着他,让他有种初见四爷的感觉。

天枢开着车,乐的不行,不过从这件事上也能清楚的看到四爷的态度了,那就是儿女再宝贝,也没有媳妇儿重要,看吧,媳妇儿一不高兴,分分钟就把姐弟俩送出去,四爷的怀抱永远都是少夫人哒。

陆拂桑这会儿可顾不上感念这些,她靠在他怀里,郁郁的叹了声,“我最不愿意的事就是别人因我而受累,我宁愿那些刀子都扎在我身上,也好过看身边的人痛苦。”

秦烨揉揉她的头,“别多想,更别往自个儿身上揽责任,拂桑,我不是想宽慰你才这种话,而是,事实如此,你还是太善良、太重情了,你觉得陆明泽和李倩的事,你哥跟楚凰的事,都是因为你才一波三折的对吗?你为此自责,所以才会竭尽所能的想帮他们是吗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陆拂桑反问。

秦烨神色一正,“当然不是,追根朔源的话,他们承受的这些,皆是因为你嫁给了我,这才给他们招惹了麻烦去,但是,你觉得他们应该怪你嫁给我吗?”

陆拂桑茫然的摇摇头。

秦烨继续道,“不是我推脱责任,或是夸大自己,陆家跟秦家联姻,获得的利益绝对大于风险,所以,你家老爷子也好,俪城的老族长也好,他们都十分赞同这门亲事,而这之后,他们也确确实实的享受到了秦家给他们带去的好处,可是,拂桑,天底下没有只占便宜而不担风险的好事儿。”

这番话得很直白,直白的近乎有些不好听,但陆拂桑如醍醐灌顶,“所以,他们享受了秦家带来的荣光,也得相应的承担某些风险,对吗?”

秦烨点点头,“这才是荣辱与共、风雨同舟,秦家盛,陆家自然能保百年不倒,秦家衰,陆家的将来也就难了,这个道理,陆家的人是不是都明白我不清楚,但两边的老爷子肯定心里透亮,陆明瑾,陆明泽定然也有这个觉悟。”

“你们在书房商议事情的时候,可是把话都挑明了?”

“嗯,差不多吧,所以爷才这么肯定,至于陆莲馨,她是个聪明的,跟你关系又交好,不会生出怨怼的,其他人亦然,真有那胆怕事的,可以离开,爷绝不挽留。”

陆拂桑心里总算好受些了。

秦烨抬起她下巴来,看着她问,“拂桑,你嫁给我,遭受这些乱七八糟的明枪暗箭,你可会怪我?”

陆拂桑想也不想的道,“当然不会。”

秦烨勾起唇角,“为什么不会呢?”

陆拂桑白他一眼,“还用吗?”

秦烨叹道,“是啊,不用,因为咱们夫妻,是家人,那你的家人朋友也是如此想的,他们享受你的庇护时,可以坦荡,因为你也是他们的家人,同理,他们帮你分担风险时,你也可以心安理得。”

陆拂桑默然片刻,释怀的笑了,“秦四爷,我发现你有给人洗脑的潜质,将来不愿从政了,可以干这个,保管财源滚滚。”

秦烨听后,却摇摇头,“爷有一天如果真的不从政了,就在家专职当奶爸。”

“嗯?”陆拂桑无语的笑,“你可真有追求!”

秦烨一本正经道,“媳妇儿,专职奶爸可不是个简单的事儿,比世上任何一种工作都考验一个人的本事,甚至可以是一件伟大的事业。”

陆拂桑叹息,“好吧,你若是喜欢,现在想当我也没意见。”

“爷现在不就是了?只不过目前兼职而已。”

“那祝你成功,把这项伟大的事业贯彻到底。”

“这是必须的啊,你且当着看吧,在爷的教导下,咱大宝将来肯定是雍城第一名媛,要才有才、要貌有貌,而贝就是军界第一高手,智勇双、所向披靡。”

“……”

怎么觉得某位爷将来会打脸呢?

秦烨此刻,却是踌躇满志、信心百倍,从开阳手里接过秦大宝来,就开始教育上了,也不管她听不听的懂,就给她灌输了一番名媛理论。

教育完女儿,又抱过儿子来,这回不出声,直接上手,摆弄起贝的胳膊腿来,陆拂桑看的心惊胆颤,唯恐他把握不好力道,把孩子弄出个骨折来。

天枢和开阳也觉得四爷这么搞有点太早了,会不会拔苗助长啊?

可他们瞅着四爷那兴冲冲的劲头,谁也不敢泼冷水。

直到到了秦家,秦贝被廖玉凤激动的抢了去,这才得以逃脱他爸的魔掌,可怜的他不会话,被折腾了一路,他又不屑用哭来抗议,也是郁闷的不行,他其实真的不想习武啊,能用脑子来优雅的解决,为什么要动粗呢?

而秦大宝跟他正相反,能动手就别叨叨,她爸怎么这么话痨?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***

三更 出事了

***

姐弟俩是不是真的这么吐槽他们的爸爸,陆拂桑不确定,但看着俩宝那挣扎的表情,她内心是这么想的,于是,找了个机会,跟老婆婆和老公公委婉的告状了。

俩人听完,顿时就要冲到三楼去教训以前稀罕的不得了的大孙子,有他这么看孩子的吗?这是亲爸吗?简直是虐待啊,哎吆喂,可心疼死他们了。

陆拂桑赶紧拦下了,一本正经的劝了一通,两人这才打消了动手的念头,不过,信誓旦旦的表示以后肯定会盯着秦烨,绝不会让他再有机会霍霍自己的重孙子。

秦烨还不知道,自己就这么被最爱的媳妇儿给坑了,直到晚上吃饭,见爷爷、奶奶对他脸不是脸、鼻子不是鼻子的,这才纳闷的问了句,结果,俩人甩他个冷脸,谁也不搭理。

秦烨,“……”

他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?

最让他不解的是,他现在一抱孩子,俩老的就跟他抢,那警惕防备的眼神,活像他是个十恶不赦的人贩子。

回了自个儿的卧室,秦烨对陆拂桑道,“媳妇儿,爷怀疑有人在爷爷奶奶面前给我上眼药。”

陆拂桑装傻,“有吗?我怎么没看出来?”

秦烨无语的捏捏她的脸,“爷都不被待见成这样了,你还没发现呐?”

陆拂桑呵呵笑着道,“也许是爷爷、奶奶太久没见大宝和贝,稀罕的有点狠,谁靠近,他们都不喜,你最近还是别跟他们抢孩子了,安心工作吧。”

“那怎么行?爷虽然当不了职奶爸,但也不能懈怠为人父的责任和义务啊,该陪孩子的时候一定得陪。”

陆拂桑嘴角抽了下,这是祸害俩宝还上瘾了?

她倒不是不赞成他教育孩子,只是觉得教育的早了点,孩子在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喜好之前,大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大人的意愿,孩子被动接受对他们成长未必有利,她还是主张,等孩子长大点,至少等他们能开话、可以沟通的时候,才对他们进行必要的教育和磨练。

当陆拂桑想开诚布公的跟秦烨谈一谈时,他却接到个电话,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,挂了电话后,对她了句“我出去一趟,你先睡,不用等我。”,便匆匆离开了。

陆拂桑很少见他这副样子,心不由一沉,指定是发生什么事了,还是不好掌控的事,不然,他不会连对她解释都顾不上。

他走得时候,带上了开阳,留下天枢守着三楼。

陆拂桑跟天枢打探了下,可惜天枢暂时也不知道,倒是她姨给她打来电话,魏昊天急吼吼的跑出去了,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事,含蓄的的问了下秦烨在不在。

陆拂桑苦笑,“姨,秦烨也出门了,脸色不太好看。”

郝美芽默了片刻,笃定的道,“看来是真出事了,还不是一般的事。”

能惊动秦烨和魏昊天,性质必然要严重到一定程度。

陆拂桑敛下心里的不安,打趣的问,“您担心姨夫了?”

郝美芽嗤了声,“担心他什么?又不是他犯了什么事,就算他犯了罪大恶极的事,现在也没有连坐的刑罚,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

闻言,陆拂桑听出弦外之音来,“姨,您这是承认跟他是一家人了?”

不然什么连坐啊。

郝美芽噎了下,而后笑骂,“你少抠字眼,我跟他还没扯证呢,不过是住在一个屋檐底下而已,整天进进出出的,周围的邻居们都误会我们是两子。”

“真亦假时假亦真,姨,您这辈子跟姨夫是掰扯不清了,干脆从了他得啦。”

“哼,他想得美!”

陆拂桑想了想,心翼翼的道,“姨,您是不是在担心姨夫的立场问题啊?怕他的心偏向着魏家,将来会跟秦烨站在对立面上,这才犹豫着不肯答应啊?”

郝美芽嗤道,“别瞎想,没这回事,纯粹就是我瞧不上他。”

“姨……”

“好啦,我怎么着都比你虚长几岁,还是我操心你好不好?你不用挂念我,我有孩子,也曾经有过婚姻,现在什么追求都没有,只想岁月静好。”

陆拂桑叹了声,“好吧,您开心就好。”

“你也是一样,要让自己开开心心的,别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,负重前行太累了,别人的人生就让别人自己去管,你不用对谁负责。”

“嗯哪……”

跟她姨聊完,陆拂桑心里的沉重稍稍轻松了些,但秦烨不回来,她还是没法心大的睡踏实,直到后来实在熬不住了,才迷糊了一阵。

睁开眼时,天都亮了,而身边的位置是冷的。

秦烨一宿没回来。

这下子,她有点慌了,幸好,天枢听到她起床的动静,在外面喊了一声,“少夫人,刚才四爷打电话来,让您不用担心,等会儿他忙忘就回来了。”

“好……”

陆拂桑按耐着各种胡思乱想,洗漱后,给醒来的大宝和贝喂了奶,之后,便是等着,期间,陆清玉把早餐给她端上来,她食不知味的吃了些。

陆清玉也不多劝,帮着她照看姐弟俩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四更晚上传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***

四更 有个好婆婆

***

等待的滋味最是煎熬,陆拂桑不由想起之前跟秦烨交往时,他出去执行任务,一走就是半个月的事,那时候,她也等的备受折磨。

不知道他去做什么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,更不知道他有没有危险,没法联系,连宽慰和关切都无处安放,那种滋味,她终身难忘。

她以为,以后再也不会尝到了,谁知,现在……

正当她焦躁难受时,江瑶琴敲门走进来,手里端着些吃的,“我做了些糕点,给你拿上来尝尝。”

“谢谢妈。”陆拂桑站起来打招呼,勉强挤出一抹笑。

江瑶琴把盘子放桌子上,拉着她一起坐下,慈爱的催道,“尝尝,刚做出来,还热乎着呢。”

陆拂桑机械的拿起一块吃了,却没尝出什么香甜的味道。

见状,江瑶琴叹了声,神色却不见任何忧急,“拂桑,就算外面有天大的事,也别亏待自己的胃,让自己吃好、睡好,才有力气去面对一切。”

陆拂桑苦笑道,“这些道理我都明白,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啊。”

江瑶琴拍拍她的手,“我能理解,因为我也是这么走过来的,当年,江家在雍城一众高门大族里丝毫不起眼,只是缘分让我跟阿烨他爸爸遇上了,秦家那会儿在汉水院就已经站稳了脚跟,是真正的权贵之家,不过比起儿女的幸福,他们并不多看重门第之差,所以,我进秦家没有受到太大的阻碍,可是谁能想到,嫁进来后要面对那么多事,突发的、预谋的,层出不穷,只因为那时候阿烨他爸爸有机会问鼎那个位子,虽然他无心,可别人未必会这么想,所以,日子过得很不平静……”

陆拂桑静静的听着,不发一语。

江瑶琴徐徐着,神色陷入了回忆里,“他倒是没有像阿烨那样出去执行任务一走就是几个月,可出差也是经常,他工作性质特殊,我跟他打电话十有八九都联系不上,至于半夜接到电话、不解释一句就走,那就更平常了,我一开始也紧张的睡不着、吃不下,可后来慢慢的习惯了,就能从容应对了,谁让我们都嫁给了秦家的男人呢?他们的身份注定这一生都不会岁月静好,我们既然改变不了,那就只能改变自己的态度。”

“怎么改变呢?”陆拂桑看着她问。

江瑶琴含笑道,“相信他们。”

陆拂桑若有所思。

江瑶琴又补了几句,“相信他们能应对外面的一切疾风骤雨,他们不是温室养出来的花草,而是根深百米的参天大树,如此,你心里就踏实了。”

“假如他们应对不力呢?”

“应对不了又如何?咱们担心也是无用,可咱们能守好这个家,能照顾好儿女,让他没有后顾之忧,让他明白,即便应对不了回来了,也有温暖的笑脸相迎,有人能陪他共进退、同荣辱。”顿了下,江瑶琴又道,“网上那句话怎么来着?你赢,我陪你君临天下,你输,我陪你东山再起,不想东山再起,那就放马南山,有什么大不了呢?有妻儿父母在,家就在,其他的都是浮云。”

闻言,陆拂桑动容的看着她,她没想到在家里最安静寡言的人会出这么一番话来,不过,她得承认,她被治愈了,不安的心找到了落脚点。

“谢谢您,妈!”这些话让她受益匪浅。

江瑶琴怜惜的摸摸她的头发,“跟我什么谢?我没有女儿,阿烨娶了你,我就把你当女儿看,以后,你有什么心事,都可以跟我,别一个人扛,记住,你是秦家的儿媳,就是秦家的人,不管是你爷爷、奶奶,还是我跟你公公,我们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,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你、接纳你。”

陆拂桑鼻子酸酸的“嗯”了一声,“我都明白的,我也很喜欢你们,可就是,就是不忍心麻烦你们……”

“这孩子,一家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?有了事,当然是要一起面对,就像昨晚,你宁肯一个人在房间里煎熬,也不去找我,今早上,我若是不主动上来,你还要折磨自己多久?”

陆拂桑低下头,“我错了,妈……”

“傻孩子,妈不是责怪你,妈知道你是因为懂事,可太懂事的姑娘让人心疼,你奶奶想上来劝你的,我怕她太激动,便自己来了,你爷爷也有些担心你……”

“我让你们失望了吧?”遇上一点事,就沉不住气了。

江瑶琴闻言笑了,“怎么会呢?要是出了这么大事,你还没心没肺的该吃吃该睡就睡,一点不揪心阿烨的安危,那我们才是真的要失望,妈刚才那些话,只是想让你知道,以后这种事就是家常便饭,你别折磨自己,真焦躁不安的压不住,就去找我或是你奶奶,咱们一起面对。”

陆拂桑重重点头,而后挽住江瑶琴的胳膊,把头靠了上去,江瑶琴神色一怔,继而把她揽进怀里,两人还是头一回这么亲近,都有些不自在,却也有什么东西在彼此之间消融,真正的成为一家人。

……

秦烨回来时,已经快中午了,他一夜没睡,神色不见疲惫,不过表情有些凝重,下巴上冒出些胡渣,看起来多了些落拓不羁。

秦家人谁也没有急着问东问西,先让他去洗漱了一番,然后端出热汤热饭来,等他吃完后,又催着他去眯一会儿,不管有什么事,都等休息好了再。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