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大香蕉视频高清完整视频

端翌这一笑,让夜萤一阵目眩神迷,好不容易清醒起来的神智,差点又下线了。

春风十里,不如你。

冰山面瘫脸最可怕的强力武器就是从他心窝里溢出来的笑容。

“萤妹,你怎么了?哪里难受?”

看到夜萤脸色又不对,端翌吓得赶紧伸出手去摸夜萤的额头,就差没把脸贴上去试温度了。

夜萤怎么觉得,端大哥有趁机“占便宜”之嫌啊?

试体温神马的,不是用手背就可以了吗?

为什么非要贴自已这么近?鼻息相闻?

可是这便宜占得好,多占会吧!

夜萤舒舒服服躺着,享受着端翌惊慌失措之下的关心。

端翌好怕,为什么夜萤又闭上眼睛不说话了?难道是回光返照吗?

“萤妹,你怎么了?”

逆光之差

傅太医推门进来时,看到的就是端翌拼命晃着夜萤的场景,傅太医想笑又不敢笑。

得了,靖王爷自从遇上夜萤后,整个人就变得不正常了,画风和京城里名门淑媛们认为的高冷冰山男神差了太多太多。

“她方才醒了过来,还和我说了下话,结果现在又闭上眼睛了,摇她也不动弹,怎么回事?方才是不是回光返照?”

端翌惊慌失措。

“端大哥,我好好的,是你把我晃晕的。我晕得想吐了。”

夜萤扶额。

这下她算是看到这个平时冷静自持男子幼稚的一面了,这么容易激动、惊慌失措,还是她平时觉得稳重可靠的端大哥吗?

“萤妹,你醒了就好。你没事吧?傅大夫,你给她瞧瞧,再细细检查一下。”

这细细检查,包括了靖王爷允许傅大夫摸额、把脉、看舌苔等一系列望闻问切的举动。

夜萤摆脱了端翌的摇晃,立马舒服多了,乖乖伸出手给傅大夫把脉,还奇怪地问:

“咦,傅大夫,你怎么好好的?莫非你也注射了血清?”

“我没有注射血清,现在我有点低热,但是还好,能撑得住。我方才加大了方子的用药量,提高到了七倍量,喝下去后,恶心鼓胀的感觉没有了,不过,还是有低热,不能彻底断根。”

“这样吧,傅大夫,你的情况还可以,就继续再观察用药的情况,我呢,则可以抽血制作抗病毒血清。不然,村里那些生病的村民怕是等不及了。”

夜萤建议道。

“抽你的血?”

端翌眸子一沉。

“都说好好的,我是万能血型,只有经过我的身体的轮转,才能输入其它村民体内不发生排斥反应。”

夜萤尽量用浅白的话来说明情况,可是端翌和傅大夫自然还是听得有些蒙蒙的。

他们已经尽力去理解了。

可是一想到夜萤的血要分给别人,端翌还是很不自在。

他的小女人,只能是他一个人的,这么把血分给别人,算怎么回事?

“非得用血清吗?等傅大夫的药试验出来不好吗?”

看到端翌臭着脸,夜萤就有些茫然了:

“不是都说好了吗?怎么又反悔?现在每分每秒都是抢救生命的重要时机,拖一分钟,可能就多死一个人。”

端翌黑着脸,一想到那救命的药是夜萤最珍贵的血制成的,就想骂人。

“这个,端爷,夜姑娘呢用自已的鲜血制成药,救下村民,可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。俗话说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这可是夜姑娘行善积德的无上功绩啊!我想,夜姑娘有了这项大功绩,以后一辈子都会平平安安、顺顺利利的。”

还是傅太医了解端翌,如此一说,端翌的脸色就好多了。不过,仍有犹豫之色在脸上闪现。

夜萤问道:

“如何?又想什么?”

“用你的血清可以,不过却必须隐名。”

端翌郑重地道。

未来靖王妃的血何其珍贵,怎么可以随便在每一个人身上流动呢?

但是傅太医说的也没错,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,他自身煞气重,手上沾了太多人命,如果要不妨碍到夜萤,让她积攒自身的功德也是好的。

夜萤当然不晓得端翌心里一下子想了这么多弯弯道道,不过,只要端翌乐意用她的血清去救人,她根本无所谓用不用自已的名字去显扬。

而按端翌的想法,所谓功德,不论夜萤显不显名,上天自会记载,不会因为有没有名字而就此不算。

“好,我同意。”

夜萤欣然应允,傅太医松了口气。

只要这小夫妻二人达成一致的意见便好极。

“现在就抽血吗?”

傅太医有点忐忑地问,又扫了一眼端翌,就见他果然脸色一黑。

呃,好吧,我不该这么心急,我就不该问。

夜萤倒是不介意地道:

“血抽了还会再生,我现在年轻着呐,造血能力很强的,你可以一次多抽点。”

血清注射给每个人的剂量并不需要太多,所以如果一天抽个500毫升左右,应该也够救十来个人了,而按柳村的发病速度,应该足够了。

当然,如果连着几天都要抽那么多血,夜萤肯定会受不了。

希望病毒能够不再蔓延吧。

当然,还有一个好办法,就是用傅大夫的药,延缓那些病人的病情,然后她可以休养将歇,再适当抽血。

总而言之,现在她就是一头血牛。

端翌沉着脸,不说同意,也不说不同意。

夜萤忽然觉得,自已为什么每件事都要经过他同意啊?

哼!

于是,她抽出胳膊,对傅大夫道:

“来,先抽一些。”

傅大夫硬着头皮,抽了一管血,这一回,自然没有靖王爷帮忙操纵离心机,宝器派上了用场。

而端翌,则陪着因失了血而脸色苍白的夜萤,好一会,他唤来宝瓶看顾夜萤,自已则离开,不知所踪。

过了大约一个时辰,端翌回来,也不来见夜萤,夜萤正奇怪呢,就闻到厨房里传来一阵炒肉的香味。

“哟,哪来的新鲜肉?不会是端大哥把忘了丢的腊肉炒了吧?”

夜萤奇怪地问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

宝瓶正要起身,端翌手端菜盆出现了,那股香味,就是从他手里的菜盆里散发出来的:

“喏,这是补血的,赶紧都吃了。”

原来,端翌不声不响出去,就是为了给夜萤找吃的,还亲手做好了?

可是,不会是黑暗料理吧?